[王叶黄→喻]一个大纲文

名字暂定是暗娼

以下所有“见”请自动转成“睡”

叶是黑道大佬,很早就见过喻,中间断断续续有好几次交流,一来二去的就算熟了。这个时候的印象就是还不错的小男妓,挺知情识趣的,常点名他来陪。

他在混黑道之前也算公子哥儿,有听过王的名字,可是不熟。反而是混了黑道之后跟王有业务往来才熟了起来。

王就是大公子,看起来挺正经一个人可是私底下跟叶往来也不少。

是有一次去谈事情的时候见过,觉得挺不错的就想包了他,才知道他也常跟叶见面,也是因为他王叶才搭上线。一开始王对叶挺不屑的,觉得他放着好好的家业不做跑去混黑道,后来看他还行就没说啥,王出钱叶出力把喻给赎出来。

旧客多陆陆续续有点难打发,他们看到喻...

[林方]榮耀高校02

→依舊是真人真事


方銳悲痛欲絕的交出數學考卷,烈士般的環視了一圈教室。


這麼美的天,這麼爽朗的空氣,夏蟲也為他哭泣。他知道,那蟬是在跟他告別,因為他將看不見明日數學課後的太陽。


方銳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我勒個去我數學只有寫四題後面的就睡了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文州你一定要救救我!」


方銳抬起了眼睛,視線對上了黃少。


那瞬間,毋須任何言語,一切盡是了然。

兩人相視良久,無聲勝有聲,他們留下了激動的淚水,互相擁抱在一起。


那是曾經的青春。


還記得先聖先賢曾說過,有一棵樹叫作高數,很多人挂在那了。


----


簡直不忍說自己數學有多糟糕

[林方]榮耀高校

→RT,我那群逗比基友沒救了

→真人真事

→真人是我真的被球用很蠢的方式砸中 我看我同學快笑瘋的樣子 整個人都不好了,真事是地下室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 適合各種見不得光的事(你夠##

→純練筆 最近心力交瘁只能趁上廁所的時候嚕一點短篇

一顆球筆直筆直的砸在了方銳大大的額頭,繼反彈的飛了出去。

「臥槽……」方銳捂著額頭,倒在了地上。一手拉著魏琛的手說,「朕要不行了…朕還記得那天夕陽下的奔跑……那是朕,逝去的青春……」

「皇上~」

「愛妃~」

「你們兩大男人的,這畫面簡直慘無人道慘絕人寰不忍目睹無法直視。」路過的張佳樂點評道。

「你黃少附身啊!」方銳送他一個修長潔白的中指。

「喂...

© Geeeeeeeeeeeeeeeeek | Powered by LOFTER